高速云播放

高速云M3U8

草丛里的居民剧情介绍

高楼大厦见识过了,导演用不凡的拍摄技巧引领我们进入了昆虫的世界。出乎意料,在这里,平时令人“恐怖”的虫子门展现出了另一种不一样的美。当你近距离仔细察看这个世界时,你会发现原来毛毛虫的毛原来这么光滑;相 详情

作文:草丛里发生的故事

《一个最朴实的老人》老王是村里最穷的人,没有房子,住在村头晒场上的看棚里.他精瘦精瘦,身上的衣服洗得灰白落满补丁.一双眼睛倒还有神,独自一人风里进雨里出地生活着.他平时无话,却逢人总说:我是王三,今年62岁了.我是王三,今年63岁了!我是王三,今年64岁了!我是王三,今年65岁了!……日复一日年过一年,不变的还是他说时那幅笑嘻嘻的摸样.五里三乡的人都因此知道了王三这个人,都知道他靠捡破烂谋生.有一次他在翻检垃圾时突然大叫起来,他发现了一张存折.他高兴得咧开了嘴,逢人就讲.听的人也都说:真运气啊,5万块!他挨家挨户地敲门,最终在从一家出来后变得两手空空.这家人逢人便讲老王的好人好事,逢年过节总会送些吃的给老王.冬天河里结了冰,顽皮的孩童们天天去溜冰、砸洞,不亦乐乎.不料乐极生悲,一个孩子掉进了冰洞里,其他小孩子又哭又喊,慌做一团.老王正在河边拾干草,听到呼救急忙跑过去.救孩子时他不慎滑倒,也掉下了水.水有半人多深,他赶紧吩咐孩子们去喊大人.最后孩子被救了上来,老王却落下了病根,身体每况愈下.经常有人去看望他,他总笑嘻嘻地,忘不了说一句:我是王三,今年68岁了!村民们每次赶集都要经过这条河,夏季趟水,冬季踩泥.有人提议建座小桥,但因为费用需要与邻村协商,意见难统一,所以很多年来,小桥只在人们的梦想里.有一天,人们发现老王开始往河边搬运石块.随着时间的流逝,人们又发现,老王居然独自一人在建桥.村民们议论纷纷,却没有谁真正去帮他一把.桥终于建成了.老王逢人就说:我是王三,今年73岁了!说话时,他仍然笑嘻嘻的.可是他最终没能说出:我是王三,今年75岁了!他死了.下葬那天去了很多人,算得上我村较大规模的丧事了.我再没听到过哪家借老王来训斥子孙.很多年了,五里三乡的都还能记起这个人.每次走在桥上,看着村子里成排的新房,我那颗被世俗深埋的心都快要碎了.唉,我村最穷的那个人去了……一个最朴实的老人.



草丛音乐家

我家门前有一块不大的草地,在虫子们独特的眼中,这草地,俨然是一座巨大的森林;这片广阔的森林一到夏天就长的非常茂盛,成了虫子们眼中的乐园,它们蹦蹦跳跳的,从这跳到那……你看,它们还在欢悦地互相打着招呼呢!当一阵阵音乐响起,草丛中的一些虫子们在相互唱和着,此起彼落,刹那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是哪个乐队的音乐这么有魅力呢?我仔细聆听,哦,这音乐就是一首草虫的歌曲,这些虫子们就仿佛是一位位男高音、女高音唱的有低音也有高调,唱得很有感情,到了痴迷忘我的境界,连我这个庞然大物都不放在眼里了;比起课文中描写的甲虫音乐家们,它们可算是职业音乐家了。我轻轻踏入草丛,不想我这个不速之客,却惊扰了森林里所有的居民,出于本能它们四处逃散,却因此暴露了自己的伪装,我弯下腰一把抓住了两个,我打开一看是一只蚂蚱和一只小小的蟋蟀,我立即知道了是谁在演奏,就放了它们。音乐停止了;大家都躲了起来一动不动,于是我用脚探探路,不断有蚂蚱跳出来,可音乐家始终没有露面,我继续前行,来到了森林中央——一棵玉兰树下,我跺了几脚,那小小的音乐家们终于被迫逼了出来,我瞄准时机,一下就抓住了这可怜的小东西,我拿起来,松开手却什么也未看见——这机灵的音乐家,一下就躲到了森林深处。我从森林尽头走到森林边缘,抓到了两个小俘虏,我把它们带回家,装在瓶子了它们不断撞击瓶盖,表示抗议,后来干脆不动也不唱,只是高昂着头——这高贵的音乐家,宁为玉碎,也不为瓦全啊!趁这个机会我仔细观察它们,这些蟋蟀们身披一件绿色的燕尾服,背上有一条灰色的带子,还颇有音乐家的形态与气质呢!

猜你喜欢